喜欢那里,淡淡地,一片蓝

波尔

10
波尔表在美国是最受尊敬的手表品牌之一。在二十一世纪,波尔表在他的领域中继续领先,紧随消费者的步伐,但尽管产品外观发生了变化,品牌的创立精神 —强调实用性— 却从来没有被打过折扣。  在波尔先生原先的详细标准中,含有诸如手表表盘需要严格遵从他的设计原则的铁路手表标准,每一个细节,从指针的形状到数字的形式,都按他准确计时的要求被制定出来。这就是波尔家庭仍然坚持的精神。对于在今天的分秒必争社会,瞬间的决定将会改变世界,这是公认的看法。  波尔表:“始于1891年,在恶劣环境中,依然准确无误” Webb Clay Ball  要细说一个腕表品牌的故事,你可能只会联想到,品牌创办人会是生于甚麽制表世家,也可能会以为他对腕表情有独钟;有谁会想到品牌的创始,全因一宗意外,一宗发生于十九世纪末美国火车相撞导致多人死亡的意外。  Ball Watch(波尔)正是此故事的主角,品牌除为全世界开创出铁路时间的标准外,更制造了不少性能精湛的超强夜光或3H特强发光灯(自体发光微型气灯)等腕表,充分展现出Ball Watch的卓越製表技艺。  1847年品牌创办人Webb C. Ball在美国俄亥俄州的弗雷德里克镇(Frederick Town)出生,并于镇上读书。成年后跟随镇上的一位珠宝师傅,学习珠宝及制表技艺,学成后开始为表壳制造商John Dueber工作。凭着他的坚毅努力,Webb C. Ball在1879年买下Whitcomb与Matten公司的股份并建立了自己的品牌——Webb C. Ball公司,致力钻研并提倡精确时间的重要性,同时建立一套手表时间标准与监督的系统。  早于这个时候,他已经提及过火车系统的计时器应定期接受专业钟表师傅检测的必要性,在他建议的系统之下,每列火车都配有四枚标准时间怀表,分别提供给车长、工程师、火车司炉员(为火车车长的助手,负责将煤仓中的煤炭投进火箱)与煞车人员;怀表必须每两星期送回督察部门与标准华盛顿时间比对,且每枚怀表必须一年两次做完整的检查,一个月两次比对调整。监督人员须有一枚标准天文台表,负责每日接收由华盛顿天文台发出的标准时间及发送信号予控制中心,确保火车在系统监管下,在统一的时间规范下运作。  在Ball的指挥下,这个受到严密监控的时间检测系统,大大方便了旅客及铁路局员工在时间上的掌握。大家不但接受了标准时间这个观念,再加上当时正好可以利用华盛顿天文台的服务,因此Webb C. Ball成为了首位利用时间信号将精确时间带到克利夫兰的人。在过去多年,Webb C.Ball的努力及前瞻,深得美国政府的信任,并为品牌建立起专业、具影响力的形象,打破了只有瑞士出品的计时器才是佳品的定律,为美国钟表史写下重要的一章。  Ball Watch对精准时间的坚持,成为了品牌成功的基石。自创立以来,品牌一直开发改良有关统一时间标准与监督的系统,然而,提到品牌发展里程的跳台,却是由一宗美国火车的意外开始。  1891年4月19日,纽约邮车4号火车于美国俄亥俄州基普顿以西湖岸与从艾里利亚出发的ACCOMODATION号火车发生相撞。导致意外的原因,是该列火车在出发后,工程师的怀表停了四分钟才重新运作,因此驾驶员以为还有七分钟才会到Kipton,但实际上却只有三分钟的时间,在纽约邮车4号火车还未驶离之际,两列火车相撞,意外事故造成两列火车上的工程师双双死亡,并有九位火车员工殉职。  这次意外发生后,湖岸铁路的官员迅即任命Webb C. Ball为湖岸沿线监察主管,负责研究湖岸铁路全线的授时系统及时计运作状况,并订定所需实施的检查系统。Webb C. Ball马上着手对所有铁路员工佩戴的时计进行隔周检查,所有检查工作都由经过审查的钟表工匠来完成。Webb C. Ball在同年七月正式开始并实行这严格的铁路网监测系统,确保了计时的精确和统一,也建立了铁路时间和铁路腕表作为精确计时的标准;同时,也为Webb C. Ball在钟表界立下最准确时计腕表品牌的美誉,而市民经过Webb C. Ball的钟表店,就会自然的拿出腕表来对时,证明Webb C. Ball以及日后的Ball Watch时间标准,在市民心中根深蒂固,成为了最精确时间的代表。  Webb C. Ball在这次火车意外中,获得各界的认同及尊重,他对时间重要性的严谨,令他同年九月,出任Pennsylvania公司在克利夫兰市与匹兹堡分公司的时计检测主管,同时更将Webb C. Ball这名字从此与火车挂鈎,其铁路网监测系统涵盖全美国75%的铁路,总长超过十七万五千英里,成为Ball Watch成名的基石。  “始于一八九一年,在恶劣环境中,依然准确无误”为Ball Watch的品牌宗旨。在十九世纪的火车意外,Ball Watch创办人Webb C. Ball担当起一个重要的角色,从调查事件,到提出一系列监测时间的系统建议,更于恶劣环境下,建立出统一所有火车时刻的标准时间,系统到最后演变成铁路时间标准指标;及后Webb C. Ball公司的广告中,品牌更以“工程师J.J. Skelly在全年的航行中只有一次误时到达,创下重要的纪录”,标榜Webb C. Ball对时间准确性的执着和成绩。  Webb C. Ball在1894年成立Ball Watch,并正式将铁道表的制作及生产投入生产线,而品牌于1895年创制出首枚直径18毫米的No.999铁道表,以纪念品牌为纽约中心帝国列车线 999号列车设计专用计时仪器工具。标志ORC为Order of Railway Conductors的缩写,Ball Watch在1896年已将之注册成商标。  1896年,Ball Watch为品牌腕表设计、微米调节器、游丝等注册商标及取得专利,见证着品牌对腕表设计的创意及鑽研成果。当然,品牌并没有只顾着生意,而放下铁路监管的工作,在1900年,品牌更为超过五十四家铁路公司作时间检测与调校,认可了三十七款铁道表;及后亦为美国各地陆续推出多款铁道表。当中致力为腕表演绎不同的感觉,好像1913年推出的“二十世纪型”号袋表,向世人展示了安全簧的专利发明,让Ball生产的腕表成为铁道表产业所熟知的品牌。  Webb C. Ball在1915年将铁路局认可的手表规格简化为19、18及16号三种,此标准就是当年General Railroad Timepiece Standards,不着重美学上的设计,只讲求腕表本身的实用性,如表面的小时显示规定为易读的阿拉伯数字、机芯的准确性不可多于一星期三十秒的误差。凭着这份对钟表的坚持及对火车铁道系统的贡献,Webb C. Ball终在1921年10月,更获美国华盛顿钟表技术协会肯定他在钟表界的努力。  上世纪五十年代,品牌毅然将所有腕表的生产由美国移师到瑞士南部Belizona市,并在铁道表的设计外,另辟运动型腕表,当中的Trainmaster 及Engineer系列更是品牌历久常新的作品,经过不断的改良与厂方的技术提升,每年皆有新作,而当中着名的3H特强发光科技成为了品牌的一大卖点。此外,品牌自己亦开发出一套严谨而精密的制表质量管制方案,包括夜光度、防震性、防磁的测试及润滑剂的计算,让每一枚Ball Watch都成为品质卓越的腕表。  Ball Watch这个美国腕表品牌凭着优秀的腕表,打破大众独爱瑞士腕表的定律,更获得多位知名的专业人士及运动员热捧,相信大家一定会记得113米徒手潜水纪录保持者Guillaume Nery,他同时亦是Ball Watch的代言人。这几年以来,Nery每次到世界各地挑战潜水纪录,也有品牌的团队作后援,最近他便戴着最新的Engineer Master II Diver World Time拍摄有关保护海洋的影片。  品牌还为美国着名气候科学家Dr. Joshua Wurman设计的Fireman Storm Chaser防磁腕表,以Dr. Wurman追踪龙卷风的「高速扫瞄DOW雷达」作为概念设计,兼备测速计及测距计,能通过闪电和雷声测距以计算出电击的距离。  此外,全球首位商务太空船驾驶员Brian Binnie也是Ball Watch的代言人,其Spacemaster拥有COSC天文台认证,为了让腕表不易撞脱,表扣开关锁能抵御达1400百Newton撞击力;而表面的八十支3H气灯更是按太空之旅的驾驶员要求设计,绝对是Ball Watch在科技上的一次大跃进。  Ball Watch亦深得香港人的爱戴,当中不乏名人佩戴品牌的腕表出席大小场合,2007年梁家辉佩戴的Engineer Hydrocarbon TMT往南极考察,外露于低温的环境下依然能正常显示时间;食家蔡澜以及名模周汶錡都是Ball Watch的忠实拥趸,品牌开发多款型号,配搭不同的功能,照顾用家的需要及口味,加上设计愈见年轻化,以及品质上的保证,销售自然更为理想。  Ball Watch的发展里程,其突破性技术的科研成就应记一功,但没合时宜的策略以及推广宣传,更好的作品也只得孤芳自赏。上世纪五十年代品牌开发的运动型腕表为品牌开辟了一个新发展方向,促使今日的Engineer系列得以在此基础上更上一层楼;及后在2003年为Trainmaster系列改款以及一连串的不同型号推出,也见证着品牌看准了年轻一辈的市场。为了令腕表能更深入民心,品牌邀请多位世界知名的专业人士、探险家及飞航员为代言人,以迎合旗下不同个性的腕表系列,例如一提到徒手潜水运动,就自然会想起Ball Watch。  再谈品牌的科研成就,必定要提到Ball Watch的独门秘 ------ 3H自体发光微型气灯,此发光体是通过瑞士革新雷射技术而制成的一种特殊光源,能够提供优质而持久的亮度,其光亮度更是现有夜光涂料的一百倍,并能持续发光达二十五年,为了适合深海潜水的需要,更有一种特殊尺寸的自体发光微型气灯可供选择,其大小为标准型号的两倍。  凭着此3H技术,Ball Watch在2010年巴塞尔钟表展推出的Engineer Master II Diver World Time新作更添强光之势。配搭着全球首枚结合星期及日期显示的世界时区腕表机芯,表盘中央的三支指针显示本地时间;透过2时位置的表冠调校,24小时盘会自动反方向转动,显示出24个不同时区的时间;加上3H自体发光微型气灯技术,就算身处完全黑暗的水底,阅读时亦一样清晰明亮。  腕表的准绳度成就了一个腕表品牌的成功,Ball Watch在制表过程中的品质控制及品牌就防震性能、零度以下运作及防磁的三大测试,的确为大众建构起信心的台阶。然而品牌亦明白到不能单凭铁道系列一表打天下,故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投放资源开发运动型腕表,踏出一大步;及后致力开发比普通夜光强一百倍的3H自体发光微型气灯,在一枚只有45毫米直径的表壳内置入几十支不同颜色的3H气灯,须配合先进而严谨的系统之余,工序亦相当复杂,为品牌迈向成功之路又走近一大步。  其实Ball Watch的信念,就与莱特兄弟(Wright Brothers)航天创举背后的理念同出一辙-------「就算缺少动力引擎,还是可以飞行,但没有飞行的知识及技术,却是万万不能。」品牌对钟表的深厚知识及技术钻研,在创新求变的精神下,成就大器,迈向全球。 钟表
 
点个赞 10

波尔 围观记录

正在加载中...